{ganrao}
下載手機客戶端
首頁 > 服務

大赢家体育比分资料库:紅色基因 | 退伍軍人當了縣長后......

球探体育比分app官方下载 www.802372.live 時間:2018-05-09  責編:耿龍  來源:軍事故事會  作者:王根柱

  莊稼已經收割完,田野里到處是趕牲口的吆喝聲和清脆的揚鞭聲。農業社要趁大凍沒來時,趕緊把秋茬地翻耕一遍。

  這一天下午,從通往城里的大路上,匆忙地走來一個人。他穿著銀灰色的軍褲和褪了色的軍棉襖,胸前別著一枚發亮的八一獎章,退伍軍人都穿這樣的衣裳。他挎著個行李卷,大步走著,不時望著四外耕地的人。

  忽地,他腳下一滑打了個趔趄,回頭看看,原來踏在一攤牛糞上了。稀黃的牛糞濺了一鞋子,他盯著牛糞打量,又往遠處看看,只跺跺腳,又大步走開了。

  太陽快落山啦,朱家集農業社的辦公室里,正門放著一張紅漆大方桌,圍了四個人正在打撲克牌。一個挎行李卷的人突然闖了進來,幾人向他淡淡地瞅了一眼,沒有顧得上招呼。

  顯然,來人也看出了面前的架勢,就把一張字條遞給了東邊的一個。穿藍衣服的毫不經心地看了一下,點了下頭:“哦,你是縣里來的馬同志……正巧,今晚上我們開碰頭會,參加一下吧!”

  老馬同志坐了下來,從言談之間的互相稱呼,知道高個子是社長,戴灰色帽子的那個是社里的黨支書,戴呢子帽的是監察主任,另一個是從銀行里調來駐社幫助工作的牛股長。

  吃過晚飯,社里干部陸續到齊,老馬先是用心聽著,后來就發表了意見,他的態度那樣穩重,說話那樣風趣,大家很快對他像是老朋友似的熟識了??蠢習胩旎姑凰檔剿睦鏘氳哪歉鑫侍?,就說:“我提個意見。咱這里拋撒了很多糧食,你們知道不?”

  大家都吃了一驚,監察主任用驚恐的眼瞪著老馬說:“怎么,麥秸、谷草我們都打了兩遍,你說拋撒的糧食在哪里?”

  老馬嘿嘿笑了:“不信,看沾了我一腳?!?/p>

  社長的手電筒早對準了他的鞋子。老馬忙抬起腳,社長貼近看了看,猛地直起了腰:“咦,是牛糞!”

  老馬笑了說:“你能說糞和糧食無關?路上撒的到處都是,這還不等于拋撒糧食?”

  李技術員站起來,兩手比畫著說:“咦!不是老馬提,咱都沒注意這事。現在村里沒有一個背糞筐的啦!今年是豐收了,可是這豐收是咱用糞筐背來的呀。說實話,去年剛轉社那時候積肥勁頭多大!可現在呢?”

  沉默了一會兒,社長挺起了腰,好像發現了什么似的:“哼!別說群眾了,咱干部還不是這樣子。就說我吧,把糞筐一挎,弄上點糞啦土啦的,感覺怪煩人的。我半年前買了個糞筐,到現在還在秫秸棚上擱著哩!”

  支書掃了大家一眼說話了:“我看還是咱抓得松,你想想,從前村里啥風氣,誰要是出門不背個糞筐,準會有人在后邊指著他說:‘呸,二流子,不好好生產?!饣岫潛掣齜囁?,可遭人下眼看啦。不信,俺村有個二老歪,就是年下走親戚也要背個糞筐的,因為這,從前還常受表揚哩。現在不行啦,很多人當面對他說:‘二老歪,你不把糞筐背到共產主義可別下肩呀!’二老歪沒有在乎這些,可他兒子受不住啦,一生氣就把他爹的糞筐藏了起來。二老歪又借了個,又給藏了起來。后來父子倆為這吵了一架,二老歪才不拾糞了?!?/p>

  扯了好一陣子,都覺著這事不好辦,因為不拾糞已經成為風氣。最后還是老馬提議要干部先帶頭,上行下效嘛……

  會散了,老馬約支書和技術員明兒一早去拾糞。牛股長聽了,好像一股臭氣撲入鼻孔似的,忙走到一邊避開。

  屋里只剩牛股長和老馬兩人,牛股長走到老馬面前,鄭重其事地說:“從今天的會上看出來,你還想用老一套的工作方法。我認為跟群眾打成一片,也得有個標準。一句話,當干部得有干部的樣子,不然,就會失掉威信。現在不像過去,群眾富裕了,思想也變了,背糞筐這活,群眾還不肯做,咱一個干部能做嗎?要真這樣,群眾像對待二老歪那樣對待你,還提什么開展工作?你當過兵,見的世面多,我沒說錯吧?”

640

  老馬微微一笑說:“是??!群眾還沒想到,咱就應當帶頭去干,干部的作用就在這里嘛!給鄉親辦好事,大家就會尊敬的?!?/p>

  牛股長猛地把身子一扭:“哎,你剛來,算沒了解透村人的情況,剛才你沒聽他們說,這是風氣變了,你還能扭轉過來?不信,我敢跟你打賭,你要是背個糞筐在村里一遛,不光社干部笑話你,不聽你的話,群眾也會像看耍把戲似的,往后你想在村里工作就難了?!?/p>

  老馬不在意地哼了句:“明天試試看吧!”

  聽他的話音,態度還是那樣堅決。牛股長一生氣,坐在自己床上去了。

  二人都睡下,燈也熄了。牛股長忽然在黑地里問:“聽說才提拔一位姓馬的縣長,真的嗎?”

  “嗯,是的,從區里提拔的?!?/p>

  一大早,太陽照進屋里,牛股長睜眼一看,老馬的床空著,他到底去做那骯臟的活去啦!

  正起身時,忽地闖進一個人,進門就問道:“哎,馬縣長住在這里,他去哪了?”

  牛股長猛吃一驚:“啊,馬縣長?昨天來的那個就是縣長嗎?”

  來人看見了那熟悉的行李卷,說:“是的,才從七區調來不久?!?/p>

  牛股長心里嗵嗵直跳,忙說:“你先等等,我找他去!”說著就沖了出去。心想,介紹信上為什么不寫明,早知是縣長,任憑怎樣說,也不會讓他出去。

  這時,前邊屋角處有幾個老鄉在拉呱。他離老遠就問:“哎!見著穿銀灰色衣服的干部來這里嗎?那是咱的馬縣長?!?/p>

  看他那驚慌的神情,大家都微微一笑。牛股長覺得像誰打了他一巴掌似的,臉一紅,心里說:“唉,我咋把縣長說出口了呢?像縣長這樣的大干部去拾糞,群眾可不嘲笑得更厲害?”

  來到人群跟前,有人說:“縣長一早就跟支書出去拾糞啦!”

  一會兒全村人都知道了,都趕來看這千古未有的奇聞,村前聚集了一大群人。縣長真的背著糞筐從大路上走來。

  牛股長帶著萬分愁苦的臉迎上去:“來,我背著吧!”縣長沒讓給他,跟支書徑直向前走。牛股長渾身每條肉絲都在顫抖著,跟在后邊,等待著這場即將到來的難堪。

  離著老遠,就有一個老先生說:“啊,縣長,辛苦了,能勞你拾糞呀!”

  一個小伙子沖了出來,縣長笑容可掬地把糞筐遞給了他,停下了腳步說:“哎,你們看,只兩袋煙的工夫,俺倆就拾滿一筐,聽說咱這里誰背糞筐就笑話誰,這習氣可不好。不錯,咱現在吃得好穿得暖了,但是咱還要建設社會主義,過更好的生活。莊稼一枝花,全靠肥當家。咱不拾糞了,碰到年成有個荒歉,地里不收糧了怎么辦?不論干部和群眾,誰不愿背糞筐,那就算有點……”

  一小伙插過話說:“他就是二流子!”

  縣長忙說:“咱不給戴帽子,我想道理說清了就好了。都會懂的,人往高處走,水往凹處流呀!”

  大家齊點頭又笑起來。牛股長一心只怕惹出事來,縣長的話一個字也沒聽進去,當人們大笑時,還以為在嘲弄縣長,忙打斷了話說:“馬縣長,縣里來人有緊急公事,請快走吧!”說著,硬拉著縣長就走了。

  從那天起,村里人都重新背起了糞筐,要是誰叉著手從道上走過,人們見了總這樣議論道:“嘿嘿,縣長都拾糞,他不背糞筐,正兒八經的懶漢!”

  從此,拾糞積肥成了風氣。這一年,朱家集農業社奪了全縣產糧的第一名。

  田野里,已經播下的麥種,正在中原肥沃的土地做著綠生生的夢……

責編:耿龍

用戶評論